在公司搞演讲俱乐部的得与失

我从去年 8 月开始成为创业狗, 渐渐地参加俱乐部常规会议的次数越来越少。

因为我在公司成立了一个演讲俱乐部,名字叫「湾享会」。

我们从去年 8 月开始,每周三中午举办活动,到年前一共 22 次,从来没有中断过。

但是,过完年回到工作中时,我突然失去了激情,连再组织一次的勇气都没有。

有一位同事问了一句:我们什么时候还有「湾享会」啊?

我觉得是时候停下来回顾一下了,到底哪里走错了。

初心

当初我为什么要搞这个「湾享会」?

原因有三点:

公司在南山,SZTM ......


互联网产品团队的构成

两天前,前领导向我咨询「一个产品团队的人员构成和岗位职责」,领导对我有恩,当然义不容辞。

我湾的产品是网站以及正在策划的 App。

算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产品了团队了。

我们团队包括以下角色:

产品经理

产品经理决定团队要「做什么」。她会和用户,老板及其他利益相关者(比如市场,运营等)沟通,也会和设计师,开发人员沟通。

他的主要职责:

收集用户需求

给团队澄清需求

验收设计产出物

功能验收

体验设计师

接触用户,协助产品经理组织各种用户研究活动。

设计交互流程,UI。与开发团队沟通设计。

工程师

前端

后台

Android

iOS

典型的互联网产品包含 We......


扁平化 管理 

对「管理」的琐碎思考

最近读到两篇文章挺有感触的,意思都差不多,主要观点是:

公司应该只招聘「成年人」,他们具有专业性,能自我管理,这样管理成本是最低的。

我在 ThoughtWorks 服务的两年间,从未感到被「管理」过。

当我加入「深圳湾」后,CEO 告诉我我需要管理团队成员时,我身体和内心都是拒绝的。

扁平化只是一个噱头?

如今几乎所有互联网初创公司都在强调「没有层级,扁平化结构」,然而这只是一个笑话,真正的原因是:「还没有招到 HR」。

TW 全球总共 3000 多人,号称只有三个层级:

Global 管理团队

Office 管理团队

其他员工

我从同事那里听到另一种论调是:「一个决策.......


自组织与领导力的思考

我常常说:「我不是一个典型的程序员」。因为程序员通常不喜欢社交,不喜欢演讲。而我却整日热衷于这两件事,尤其是后者。

我先成立了「深圳软件匠艺小组」,后又加入「SZTM」担任 VPPR(Vice President of Public Relation),加入「深圳湾」后又发起了「湾享会」。

在工作中,我要领导产品开发团队,保证团队高效地交付高质量的产品。

在生活中,我是孙子,儿子,丈夫和父亲。

为了维持这些「系统」正常运转,我常常觉得时间不够用,特别是 Mavis 偶尔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我说:“你好久没带我们去书城和公园了”时。

我总希望这些「系统」能达到「自组织」的状态,不用我付出精......


远程工作的困扰

从高中毕业以来,我学习和工作于北京、深圳共 10 年。

一线城市生活成本高且环境恶劣,但不可否认的是就业机会多,且竞争环境相对公平。

我对于远程工作非常向往,尤其是在读过《重来2 - 更为简单高效的远程工作方式》 之后。

所以现在,我正在尝试构建一个远程团队,目前我们有一位远程工作的工程师。

但对于管理者来说,远程工作还是反直觉且难以接受的。

信息安全

关于远程员工,我们的 GM 提出了几个疑问:

他是否会同时为两家公司工作?

他会不会把代码给别人使用?

我的答复的是:

第一个问题:

他为什么要为两家公司工作?我们提供的待遇达不到他的要求?我们的工作量太小?如果我们觉得他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