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过「陀螺」看西安老炮儿

2016-06-22 08:37

在「唐城墙遗址公园」晨跑,经过一个小广场时,我被巨大的啪啪啪声吸引了。原来是两个老爷们儿在抽陀螺,抬手举鞭,随意地那么一甩,靴子抽到陀螺上,「啪」的一声,陀螺仿佛受了惊吓般一跳,转得更加卖力。我驻足看了一会儿,故意在脸上写满兴趣,较年轻的一位大哥问我要不要玩一下,我当然乐意。


挥鞭动作看起来简单,别说像大哥一样一气呵成,我压根都抽不到陀螺身上,它却在那儿扭来扭去,仿佛在嘲笑我,急得我满头大汗。后来慢慢找到了感觉,左右开弓,一会儿胳膊就酸了。

大哥把鞭子给我后就去了树荫底下,等我去还陀螺的时候才发现,原来树荫底下还放着几个形状差不多但长短粗细不一的陀螺。它们静静地在那儿倒立,听着主人们吹牛逼。仿佛在低声唱着: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B,从来都不会打断你…

他们说着口音浓重的家乡话,我也听不太懂,便开始观察起陀螺来。


我小时候也玩过陀螺,不过形状却大不一样,我们玩的陀螺比较像罗老师 - 短粗胖,通常是自己用木头削的。而这陀螺显然不是自制的,整个呈圆柱体,中间是铁,有两条口子,能看到里边有两根儿电线。


底部有一个钢珠,类似圆珠笔尖,用手轻轻一压会发现有弹性,应该是起缓冲作用。顶部是木头,有三个 LED,一个充电孔和一个开关,想必是为了晚上也能出来锻(zhuang)炼(bi)。


比起陀螺的精致,鞭子就像不是亲生的一样。一根不知哪里拣来的木棍,既不直也不平,头儿上钻个小孔,橡胶绳子从中间穿过,留出与棍身差不多的长度,多余的部分在棍子上缠绕数圈,用胶布贴住。

拍了照片,还了陀螺,道了感谢,大哥冲我一摆手:莫撕。简简单单一句话都透露出当今浮躁社会的独立态度。

走在路上,正在朋友圈分享刚刚的有趣经历,一人哼着小曲儿与我擦肩而过,后边紧随一人,冲我笑笑。二人肩上扛着一根棍子,后边拗着一个袋子,不是别的,正是陀螺。虽无印象,想必二人也是刚才树荫下的一分子。

来西安一个星期了,所遇之人皆给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。
陀螺,这项集运动休闲娱乐社交于一身,且低碳环保的运动方式,将西安人民「热情友善,随意不造作却也不失情趣」的生活态度体现的淋漓尽致。